09Apr

侯勝宗:走過漂浮的青春,打造夢想的火箭

跨講堂

五月天前幾個月發行了「固執」這首歌的MV,喚起了許多人的兒時的夢想與共鳴。

MV的故事述說一位中年大叔為了追求從小到大的火箭夢,在社會中受盡了各式的泠潮熱諷,連帶著家人也跟著一同忍受著生活的困苦。故事的結局,火箭升空了,然而卻沒有成功。但是因為這位大叔真實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、敢於做夢,堅持不棄的故事令人動容,讓這首歌在短短不到2個月時間,在網路上的點閱次數己超過670萬次。

這樣敢於做夢且堅持不懈的精神,正是台灣世代年輕人所缺乏的。

▋缺乏目的感的孩子

大學應該是幫助學生找到自己,敢於追夢的最佳場域。因為大學扮演著學生離開教育系統,進入社會系統前最後一哩路的角色;而在大學中工作的教師們,提供給青年的不只是深奧知識的探索,更應訓練學生有尋求生命呼召(Calling)的勇氣,和敢於與眾不同的堅持。讓大學4年或研究所2年期間,成為年輕人打造夢想火箭的基地,而教師,就是孕育學生夢想的園丁。

長期研究青少年發展的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威廉.戴蒙(William Damon),曾經出版過一本關於發展心理學與正向心理學的書:《邁向目的之路:幫助孩子發現內心的召喚,踏上自己的英雄旅程》(The Path to Purpose ─ Helping Our Children Find Their Calling in Life)。作者在書中整理了一項針對全美國12-22歲年輕人所做的大型調查與深度訪談。威廉教授發現,現今美國年輕人心中所缺乏的是動機,人生缺少一種存在的生命呼召或目的感。而這種缺乏目的感,會摧毀人生快樂與滿足的基礎。

他的調查發現,對目的的追求可以主宰一個人的一生,它不只賦予人生意義與快樂,也賦予了人生學習與追求成就的動機。目的在順境的時候,可以帶給人們喜悅;在逆境的時候,則可以帶給人們復原力。

但是到底什麼是生命的「呼召」或「目的」?

▋呼召,是你人生的終極關懷

呼召與目的是一種「人為何而活」的終極關懷。它跟「為什麼?」有關。它是「為什麼你在做你現在做的事?」「為什麼這件事情跟你有關?」「為什麼他們很重要?」這些問題的終極答案。

呼召或目的,是一個短期目標背後更深層的原因,也是驅動我們每日大部分行為背後的動機。呼召才是人們動力的真正來源。威廉教授提出了以下12個步驟給青少年的家長,來幫助孩子可以邁向目的之路:

和家庭成員以外的人有啟發性的對話。
觀察有目的感的人是如何工作。
第一次獲得啟示的時刻:發現世界上某些很重要的事情可以被修正或改進。
第二次獲得啟示的時刻:我可以有所貢獻,並且造成一些改變。
確認目的,並且展開行動去完成一些事情。
獲得家人的支持。
以起初和隨之發展出來的方式,更加努力地追求目的。
獲得完成目的所需要的技能。
更加的務實、有效率。
樂觀和自信心的提升。
長期投入在目的上。
把在追求目的的過程中所獲得的技能與人格優勢,轉換到人生其他領域。

近來世界各國都出現了一個新的青年問題──尼特族(NEET, Not in Education, Employment, or Training),意指沒有在受教育、工作或受訓的一群年輕人日漸增多。包含英國、日本與中國大陸的政府都提出嚴重警告,各國社會中幾乎都有上百萬的青年人口變成尼特族。當然,台灣近幾年來的失業率節節升空,年輕人也有類似的現象:大學生自動延長大學的畢業年限,或不想進入職場工作。

在全球化與科技化的壓力下,這一代的年輕人面對著愈來愈不確定的未來世代,教師如何陪伴學生尋找生命的目的,更顯得重要。大學的教學現場,若能有更多的課程設計強導,讓學生有機會觀照自我的生命,設計學生獲得啟示的時刻、創造各式對話的場合、培養所需的技能,藉由更多的學習引導,將可讓大學生漂浮的青春得到方向,讓他們卡住的人生獲得前進的能量。

▋一個大學生的故事

以下是一位大學生與我分享的個人故事:

還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棒球選手,夢想在職棒的球場上奔馳,站在打擊區和職業選手對決,享受打棒球的樂趣。

雖然,後來我沒有機會走職棒運動員這一條路,但是當我從高中進入大學時,我告訴自己,如果我在大學還是跟高中一樣只為了考試而學習的話,那我就不用來大學了,不如直接出社會工作去還比較實際和快活。

為了實現年少的夢想,我加入了逢甲大學棒球校隊。在專業訓練的過程中,不論練習的過程有多痛苦有多勞累,我也都在所不辭;因為我知道那是引領我實現夢想的必經道路,也是雕塑自己能力的試驗石。雖然後來受了傷,不得已退出校隊,但我努力過、也實踐過了,心中沒有遺憾。在那一段練球過程中,也培養了我追逐夢想的能力,讓我得以繼續實現下一個夢想。我想這就是學校中社團能夠培養的能力吧!

有了這樣的經驗,也讓我更有勇氣去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。於是當我完成在逢甲大學化工系的學業後,爭取到前往中國北京當交換學生的機會。在北京上課的那一段時間,我常常坐在室內往窗外看,北京的景色不是風光明媚,而是整片髒兮兮的霧霾。我心中出現了一個想法:我想要用過去的專業背景解決這個嚴重的環境問題,我想要改變「人類使用能源的方式」。

我知道要完成這樣的大夢想,光憑一股熱情和衝勁是絕對不夠的。這必須要有相當深厚的知識和學問的專業背景,也要有更聰明的方法才能解決問題,所以也有了成立新創團隊的想法。

於是我透過報名北京清華大學獎學金,成功申請到位在義大利,由史丹佛、柏克萊、Google等世界知名產學界共同合作的歐洲創新學院。在歐洲學習的期間,藉由上課傳遞知識、各國學生的分組討論,以及全世界最棒的教授所介紹的有趣創新案例,讓我對於學習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。這段與全世界各國學生一同學習的經驗,讓我瞭解到學問不光只是為了應付考試而已,而是要去解決這個社會上大大小小的問題,並對人類社會做出貢獻。

那段時間,我也和國際友人共同成立一間新創公司,希望能夠累積新創團隊的實際經驗,好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。敢這麼做,是因為我的年紀還年輕,所以所要擔負的機會成本也最小;而且我認為在這個快速變動的時代,最危險的事就是不願意承擔風險。這也讓我能夠勇敢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,而不去顧慮未來失敗所帶來的負面後果。

在歐洲學到更深的知識和啟發後,更堅定了我想要改善能源的夢想。結束了在歐洲的學業回到台灣後,我便不斷思考是否能有到國際能源公司實習或見習的機會。因為新政府的能源政策是朝向新能源和替代能源,所以新能源成為台灣各方所關注的商機。我猜想在台灣所舉辦的一些國際能源展中,一定會有許多外商公司,於是我就直接到展覽現場的公司攤位,找業界經理毛遂自薦,這樣一來便可以直接省掉人資部門這一關。當我到來自丹麥的全世界最大風力發電開發商Dong Energy攤位詢問時,我得到的答案是:「因為我們上禮拜剛來到台灣,原則上我們是還沒開放實習的機會,但是既然你直接跑來問了,我們實習的機會也就開了」。

就這樣,我相當幸運地拿到國際實習的offer。我想這一切都要感謝大學四年裡許多老師給我的帶領與提醒,還有校內多元的學習機制、創新課程與社團活動,和機會的提供。

以上是一位今年即將踏出校園學生的故事。他內心強烈的目的感,召喚著他從台灣跑到北京交換;拿著中國大陸提供的獎學金到義大利與全世界年輕人做朋友,並進而組成一支新創團隊;最後結合自己的化工專業與對環境的關心,爭取到即將前往丹麥風力發電開大廠的實習機會。

探索知識與真理,是大學存在的本質;陪伴學生找到自己,卻是大學真正的價值。雖然大學不能簡單直接的給學生一個清晰的人生目的,但是老師還是有許多事情可以做。例如,透過各式的專題實作、產學見習、海外交換、實驗帶領等機制,提供給學生獨立思考的機會、多元對話的空間、深刻生命的分享,與適時的資源提供。這一切不外乎就是要培養出年輕人的目的感,找到自己生命的呼召,啟動他們內在的存在動機,踏上屬於自己的英雄旅程。

期待台灣的上百間大學,都能成為學生夢想火箭的建造與發射基地。因著有老師的陪伴,讓每一位學生的夢想火箭,可以勇敢升空。

Leave A Comment